笔趣阁 > 我在西游奶孩子 > 第一五八回 高家有女名翠兰
    话表三年前,此时正值仲春时节,枝芽萌发,福陵山之中到处都是莺莺鸟语,呦呦鹿鸣。

    云栈洞洞门处,朱涵虚深吸一口清气,舒服的眯起了双眼。

    “今儿倒是个好天气,不如出去逛上一逛,松松心神。”

    神念微动,身后的洞门自动闭合。

    接着朱涵虚御空而起,直往远处飞去。

    穿过几个庄子,越过几户人家,离了福陵山地界的朱涵虚很快来到附近的一处镇子上。

    镇子不大,属乌斯藏国辖制,在小镇之中,酒家、医官、菜场、畜禽交易场所样样不少,倒也算得上是五脏俱全。

    镇子周围共有三个大庄,几十家零落散户,每到初一十五,镇子便会举办集会,方便这些庄户交易物品。

    今日不巧,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,所以镇子之中并不热闹,只医馆里有个断了腿的‘男人’不停哀嚎。

    落下身形,朱涵虚摇身一变,化作个健硕憨厚的青年,步履稳健的踏入酒家。

    “店家,还是老样子,把你这的好菜,都给我端上来。”

    柜台前,正打盹的老掌柜猛地抖擞一个机灵,当看到朱涵虚的模样后,老掌柜暗道一声妖孽,不过还是乐呵呵的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是朱公子啊,许久未见,朱公子还是这般年轻。”

    对于朱涵虚,掌柜并不陌生,早在二十年前掌柜就认识了他,在这二十年间,对方来他这店里的次数也有一二十次。。

    而且,每次都能将他店里现有的饭菜吃个精光,整个不似常人,倒像是个妖物!

    老掌柜开了大半辈子的酒家,南来北往的客人见的也不少,听闻的奇闻异事数不胜数,甚至在外出采买食材之时,还遇到过长着狐狸尾巴,头戴小帽的毛脸小孩问他,自己长的像不像人。

    那天之后,他足足请了三个道士两个和尚,还有一个异域大仙给自己清除邪秽。

    如今见到消失数载的朱涵虚再度穿着数年前的服饰,长着数年前的模样来到店中。

    老掌柜心中不慌那是假的。

    不过人到了这把年纪,看的也透彻了许多,眼前之人是奇人异士也好,妖魔鬼怪也罢,只要按世俗的规矩来,都好说。

    上罢饭菜,见朱涵虚吃的欢畅,老掌柜也乐的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这次开张一天,又能歇业半年了!

    此时店中并无旁人,老掌柜左右无事便跟朱涵虚闲扯起来。

    远到临庄的妙龄少女,近到镇中卖豆腐的美人,见朱涵虚对此颇有兴致,掌柜的便投其所好,专讲个中佳人。

    “那卖豆腐的美人身量极好,引得那王屠户三番五次翻墙去寻,却不料终是被主家发现,那豆腐美人的丈夫也是个心狠手辣的,一棒子把王屠户打晕,之后更是趁晕把小屠户给屠了。谁能想到一代屠户终被屠啊!”

    “这事就发生在昨个,现在那王屠户还在医馆里痛呼呢!”

    讲罢镇中王屠户痛失二两肉后,老掌柜又说起了周遭庄子的美人。

    待讲到高家庄正招亲的高三小姐高翠兰时,老掌柜笑眯眯道:“那高三小姐可是花容月貌,说是月上嫦娥都不为过,依老兄看,倒是与朱公子颇为相配,朱公子不妨也去试上一试,说不得就能拔得头筹,当上那高家的上门女婿,一并得了高家的家业和美人。”

    “月上嫦娥?”

    朱涵虚眉头一挑,问道:“那高家庄在何处?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两个月后,高老庄。

    朱涵虚身穿汗衫,手持自秽了宝光的钉耙,游刃有余的在数十亩地里来回翻土。

    待晌午‘累’时,朱涵虚还会凝聚周围的水汽,作汗流浃背状,引的田边看望的高翠兰拿香帕给他擦汗。

    田地一旁,高老和高老夫人正面带满意微笑,频频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儿郎哪都好,就是吃的太多了。”高老看着高才费力挑去的包子热汤,面露忧色。

    得亏他家大业大,不然还真包养不起这汉子。

    高老夫人替朱涵虚辩护道:“人虽吃的多,可干的也多,只一人便抵得上两头牛,十个壮汉,这身体可也不是普通汉子能比的了的。依我看,就他了,像这等吃苦耐劳,肯干活的年轻人,可比那些个中看不中用的强多了。”

    高老捋了把胡须,点头道:“也罢,等晚间我再问一问,看他那外地的父母可否赶过来商讨一下婚事,毕竟是上门女婿,这上门后那就是我高家的人了,与他家也就断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高老夫人笑道:“还商讨什么,他不是说他家里还有四个兄弟,爹娘自有人照顾,而且他早就脱离门户,在福陵山有了自己的家业,那还联系他爹娘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此时,正吃着包子的朱涵虚忽的一顿,对旁边的高翠兰说道:“翠兰,我去那边办点事。”

    看朱涵虚指向远处一土包后,高翠兰瞬间明白,当下俏脸一红,含羞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见高翠兰如此模样,朱涵虚心中大热,那眸子里就像住了头恶狼,想一口将之囫囵吞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样盯着我做甚,还不快去!”高翠兰嗔了他一眼,满脸都是羞不可耐。

    嘿嘿一笑,朱涵虚起身来到土包后。

    见土包挡住了高家人的视线,朱涵虚摇身一变,化作原本模样。

    拿出手符,看着卯二姐的番号,朱涵虚心底终究是有些发虚,酝酿了会情绪,他这才接通手符。

    “娘子,可是想相公我了?”

    手符对面,不知为何最近总有些心慌的卯二姐开了口:“嗯,相公何时能回来?”

    顿了顿,卯二姐又道:“相公若不得空回来,我可以过去陪相公两日。”

    说到此,手符中的卯二姐轻咬下唇,整个脸热的像染了红霞。

    半年未见,她对朱涵虚也是想的紧了。

    土包后,蹲在地上的朱涵虚心中一紧,连忙道:“娘子且再等等,观音菩萨已让我暂时入了佛门,要守那清规戒律。你此时来了,若惹怒了他可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那么一说,你急个什么。莫非你在外面养了别的女妖精,怕我过去撞破你的好事?”卯二姐笑言道。

    土包后,朱涵虚压下心头狂跳,柔声道:“娘子莫要胡说,为夫疼你还来不及,哪有心思去养别的女妖精。”

    翠兰可是正儿八经的美人儿,哪能是妖精!

    甜言蜜语聊了大半晌,卯二姐这才放心的挂了手符。

    此时田边,高老夫人眼看着准女婿许久未现身,不由嘀咕道:“乖女说他去地里方便,怎的会这么久,可别是出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高老夫人就想让高才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一旁,高老爷抚须笑道:“你呀,平时挺精明的,怎的今日倒糊涂了?”

    高老夫人奇道:“这话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说,人吃多少你又不是没看到,吃那么多,排出去的肯定也多,许他一回出的量,就好比别人十日出的,自然用的时间多些。”

    地边,高才张口结舌道:“那他肚里得有多少屎啊!”

    高老闻言脸一黑,斥道:“浑说什么,不会说话就把嘴闭上!”